裁员25%,短时间内2次转型,VR社交平台怎么了?

裁员25%,短时间内2次转型,VR社交平台怎么了?

HighFidelity87看世界VR社交

总融资超过7000万美元的High Fidelity,转向企业市场了

说起虚拟社交平台,《Second Life》可以算是鼻祖了。《Second Life》在美国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网络虚拟游戏。在游戏中,玩家可以在游戏中做许多现实生活中的事情,比如吃饭,跳舞,购物,卡拉OK,开车,旅游等等。通过各种各样的活动,全世界各地的玩家可以相互交流。《Second Life》是网络游戏、社交网络、Web 2.0的融合产物。

VR,虚拟现实,vr游戏

2013年,《Second Life》的创始人菲利普·罗斯戴尔(Philip Rosedale)创办了High Fidelity,尝试用《Second Life》的理念来制作了一款更具沉浸感的同名VR社交游戏《High Fidelity》。

High Fidelity于2013年从Google Ventures与True Ventures处获得了240万美元的融资,2015年又从Vulcan Capital处获得了1100万美元的融资,2016年则获得了IDG和Breyer Capital的2200万美元融资。2018年,High Fidelity更是从Galaxy Digital LP处获得了3500万美元的融资,细数诸多的VR社交平台,这应该是底气最足的一家。

VR,虚拟现实,vr游戏

然而在上个月,Rosedale在一次社区会议上透露,该工作室将把重点从积极的VR开发上转变为对其桌面客户端的改善。此外,该公司还取消了对第一方公共区域的支持,将虚拟空间留给其用户群进行创作、调整和维护。就像《Second Life》一样,《High Fidelity》是一个分布式平台,它依赖于个人用户的本地服务器以及为其空间租用的云服务,因此这一决定无疑是一种节省成本的策略,也是一种让平台为更多的潜在安装基础做好准备的方式。

不过在一个月后,情况又发生了变化。Rosedale今天刚刚宣布,该公司已经解雇了25%的员工,并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企业用户的身上。

Rosedale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宣布了这一消息,称裁员中有20名员工受到影响。

VR,虚拟现实,vr游戏

High Fidelity公司的新方向并不意味着一般消费者将无缘继续使用。Rosedale表示,《High Fidelity》仍将免费提供给普通用户使用,创作者的“office hour”和月度开发者会议仍然有效,这将使开源项目能够继续取得进展。

但是这依然很令人差异,如此规模的VR社交平台公司在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两次调整了公司的重心,不得不让人们想一句:“High Fidelity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High Fidelity的增长困境

Rosedale将High Fidelity的一系列举动归因于许多因素,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VR头显的整体销售不理想。

“首先,High Fidelity在引流上就碰到了问题”,Rosedale表示。“在《Second Lift》中,我们有1亿潜在用户,这基本上是拥有宽带连接的PC桌面用户数量,也是《Second Life》的潜在市场。对于这个市场而言重要的是:它是多样化的,男女人数相等。《Second Life》无需什么复杂的软硬件支持,只要你能打开网页,就能使用。”

像Oculus Quest这样的6DOF VR一体机可能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以较低的价位引起一波新用户的购买狂潮,但Rosedale认为能让《High Fidelity》健康发展所需的用户群数量可能比您想象的更大。第一代VR头显进入消费者家庭的时间比Rosedale预期的时间整整推迟了3年。

VR,虚拟现实,vr游戏

“我在2013年能够充满信心说,到现在这个时间点,每天会有1000万或2000万人使用VR头显,但实际上并没有。现在VR头显的使用量比我们预计的差了接近两个数量级”,Rosedale说。“我们必须等待市场达到这种规模,才能向消费者们提供这样的VR社交平台服务。”

此外,Rosedale认为现有的VR头显仍然没有解决导致用户远离VR的基本问题,包括VR头显长期佩戴的舒适性、与传统显示器同等的文本清晰度和易读性以及在VR中打字和记笔记的能力。

虽然VR这一媒体的发展轨迹无疑是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的,何时VR能够做到这些对于一家以消费市场为目标的VR社交平台来说实在是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因素。High Fidelity希望通过其桌面客户端、对VR的支持以及更重要的平台内置的可以辨别位置音频吸引远程工作人员,以度过这样一个困难的时期。

为何High Fidelity转向了企业市场?

VR,虚拟现实,vr游戏

Rosedale表示,这一切的拐点发生在大约一个月前,当时该公司想出了将High Fidelity变为一个办公平台的想法,让其在VR头显内外担当一间虚拟的办公室。

为了验证他的想法,High Fidelity让所有员工都在家远程工作了3天。通过这3天的试验,Rosedale决定让公司“将这项功能作为目前这个时间节点的重心”。为了启动这一计划,公司的员工继续通过High Fidelity在虚拟的园区中远程工作了几个星期,进一步测试公司确定的方向。

“这时我们看到了转折点,我们认同了这种工作和协作的方式,以及远程进行团队工作时的临场感”,Rosedale阐述道。

《High Fidelity》已经在为用户提供一种即时弹出和退出VR的方式。一旦用户摘下头显,《High Fidelity》就会进入显示器模式,用户通过鼠标和键盘可以环顾四周。Rosedale将这一功能进行了延伸,设想了用户在进行正常工作任务时可能也会戴着耳机,尽管这时VR平台只是在后台运行用户并没有主动参与。通过能够辨别位置的音频,用户可以听到同事接近了他们的虚拟角色,并通过桌面客户端进行交互,或者通过重新戴上VR头显在虚拟环境中做出回应。

VR,虚拟现实,vr游戏

这种在后台工作的可辨别位置的音频至少可以说是一个有趣的想法,而且看起来和Slack为远程工作人员所做的十分相似,却给与了你在虚拟空间中进行类似传统的办公室中的对话和会议的能力。

关键的是,Rosedale并不认为这样的举动意味着公司转变了方向,只是另一种形式的虚拟世界,这样的虚拟世界可能触及“数百万人”。根据Rosedale的估计,目前美国有500万远程工作者,而且这个数字正在“非常快地”上升。

事实上,《High Fidelity》作为一款游戏存在着十分严重的缺陷。自2013年成立以来,作为资金最充裕的VR社交平台,High Fidelity累计获得了超过7000万美元的外部资金,它需要找到一种方法来获得积极的现金流,同时继续实现Rosedale的梦想——成为蓬勃发展的metaverse中的主要参与者。

High Fidelity发行的稳定加密货币HFC和相关的数字市场的推出根本没有为High Fidelity创造出像《Second Life》那样充满活力、令人振奋的虚拟经济。即使在现在,《Second Life》每天高峰期仍然拥有超过50,000名活跃用户,这一数量甚至连病毒式传播的VRChat也不敢声称能达到。

《High Fidelity》同时代的VR社交平台似乎都面临着同样残酷的现实——要么找到一种赚钱的方式,要么被收购,要么最终关闭。很明显,我们正处于这样一个时间节点上,许多早期的免费VR平台现在都需要做出类似的选择。等待VR的大规模应用在时间上并不靠谱,因为VR技术仍处于早期阶段。我们根本不知道未来如何展开,这正是我们还在通向VR的道路上旅行的原因。

来源:87870 作者:Roger 2019-05-10

Roger

文章:639篇 阅读:4569691

关注

热爱VR/AR行业,希望能给大家带来更多有趣有深度的文章

  • 收藏

  • 点赞

  • 转发

如果您也认同,打赏支持下作者吧

打赏
0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