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执着于真实光场,构建开放世界,保持公司独立,这次专访让我们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Magic Leap

不执着于真实光场,构建开放世界,保持公司独立,这次专访让我们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Magic Leap

87看世界Magic Leap

讲一个好故事永远是优秀企业家的必备技能

在L.E.A.P.开发者大会前夕,Upload VR的记者Ian Hamilton对Magic Leap的CEO Rony Abovitz进行了独家专访,访谈中他们聊了很多,也许足以颠覆之前你对于Magic Leap这家公司的认识。

AR,增强现实眼镜,ar眼镜

Hamiltion:我参加过所有的Oculus Connect大会,但是看到这样针对AR的重启还是很奇怪——这就是L.E.A.P开发者大会给我的感觉,大会让开发者们对他们的项目非常兴奋。但是前路漫漫,你是否能说一说Magic Leap准备如何长期的为开发者们服务。我认为开发者们需要知道Magic Leap将会持续的开发比现有Magic Leap One更好的产品,能否为大家详细阐述一下。

Abovitz:我们在建立公司时做了很多的努力,我们建立了自己的工厂,获取了大量的资金以及投资者的支持,这些将给我们带来长期可持续的发展,我们要做的决不仅仅是开发出Magic Leap One这一款产品。我们的团队一直在进行Magic Leap One以及后续数代产品的研发,并且投入精力在最近两年、五年甚至是十年后出现的技术上。

我们走的的是既关注当下也着眼长久的道路,建立了重要的知识产权体系。我们也和像Unity与Unreal这样的公司合作,所以开发者们在Magic Leap构建的技能体系可以向其他领域拓展。在明天的L.E.A.P.上我们就会聊到我们成为Magicverse的事物,我们希望大家开发出来的是通用的XR应用,而不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生态系统。

Hamilton:就像WebVR那样?

Abovitz:你应该建立某种可以通过手机、平板、一个VR系统或者任何未来的设备访问交互的事物,想象一下你在你建立的建筑中有一个富有创造力的世界,你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来观看和消费这个世界。我们也想制作出工具,让你可以建造一个持久的、数字化的、和地理空间绑定的体验。

我们想建立的事物根植于现实世界,随后它涌入其他的世界。即使我们的设备更新换代,或者你有许多不同的设备你都可以访问体验它。这是我理想中的XR兼容性,我们想让人们感受到存在一个更加广阔相互联接的世界,我们想要成为那个世界的一部分,我们也想让你能够连接到那个世界的其他组成部分。我们想要制作通用的工具。

AR,增强现实眼镜,ar眼镜

Hamilton:你自己的生态系统中的通用工具对吗?所以这个通用工具不仅仅用于Magic Leap One……你刚才谈到了平板电脑和其他东西是吗?

Abovitz:是的,是能够使用于其他设备的工具。

Hamilton:能否适用于与VR头显呢,我不得不问。

Abovitz:当然。

Hamilton:Magic Leap将支持VR头显?

Abovitz:明天我们会谈论到这个。我们的公司有四大基本方向。其中一个我称之为感知场计算,就像光场,声场,触觉/触觉等等。

另一个方向,我们称之为生命流(Lifestream),这是你所有经历的数据,以及你周围世界的数据,我们研究如何保护生命流以及如何通过生命流在软件中提供许多真正独特的东西,因为它看到了你看到的东西,听到了你所听到的东西,它就存在于你在的地方。

我们的第三个方向是以人为本的AI,我们有一种独特的功能能够理解我在哪里以及我在看什么,我周围是什么,然后将这个独特的个人化的信息告诉人工智能。这将使我们的人工智能和只喂照片和视频的人工智能有很大的不同。这就是我们独特的以人为中心的人工智能。

这三者结合在一起,构成了我们理想中的一个magicverse。我们认为我们的magicverse集合与广义的xverse有关。许多不同的公司创建了具有不同社交系统的不同数字宇宙或宇宙类型,其中一些可能是集中控制的,我们希望我们的系统是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的,让开发人员和用户有更多的控制权。这几乎就像'你是生活在君主制还是民主制?'在一个可交互的Magicverse中,我们可以拥有进出其他世界的护照。我们希望我们的感知场设备是消费它们的最佳方式,但不是唯一的方式。

AR,增强现实眼镜,ar眼镜

Hamilton:让我问另一个与Facebook相关的问题。当Facebook收购Oculus的时候,很多人都做出了反应,他们意识到虚拟现实将会发生,而空间计算则是下一阶段。这场收购促使很多人相信这实际上正在发生。

Abovitz:因为他们的规模和......

Hamilton:是的,规模和投资都在这里。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问题是很多人在发生这种情况时真的对这个创业公司失去了信心。他们害怕Facebook会控制太多的信息。

Abovitz:是的,创业公司的价值观与购买它们的公司有冲突。

Hamilton:是的,与那个故事相比,我想知道Magic Leap作为一家公司所代表的是什么,你期望长期保持什么?

Abovitz:不像其他人热衷于在媒体上诋毁我们,我真的不想谈论任何特定的公司,但Magic Leap的员工们包括我们在内确实有一系列的价值观,我们称之为“the magic 7”。我们相信你必须具有根植于社会的文化价值观,我们将在明天的会议上谈到这一点,但我认为我们的目标是我们将走一条与大公司完全不同的私人公司的道路,我们没有大公司那样的资金支持。他们将投资100到200亿美元来做这件事。

你可以听到人们到处谈论'你筹集了数十亿美元', 听起来很多吧?但是大公司将投入10倍的资金在它们正在做的事情,另一方面,大公司的效率比我们低得多。如果能够得到开发者们的支持,我想说我们的公司可以成为一家上市公司。我们可以自给自足不必被任何人收购。我们不必妥协我们的使命和价值观以及我们的方向。我认为这对创意社区来说是最好的。如果我们能够坚持到底,在某些时候上市,那么你就拥有了自我维持的能力。

这与其他人帮助你支撑公司的情况截然不同,他们强加了他们的理念,结构和商业模式。我们没有需要从人们那里获取数据的商业模式。我们可以以一种完全不同的分布式的方式构建我们的业务模型。对我而言,这非常重要。

Hamilton:我想知道你是否认为开发者社区或者购买了Magic Leap One的人意识到了你说的这一点。

Abovitz:他们之前没有,现在也仍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希望在这次会议上我们能够更多地传达这一点。我想很多人离开这里的时候才能更多地理解我们的氛围,我们需要时间来表达这一点。我想说的是我们进入这个世界只有两个月。我们一直在孵化并做我们要做的事情,我认为你不应该仅仅将Magic Leap作为一项技术,它是我们试图与开发者们共同创造的文化,是与其他公司的哲学完全不同的我们自己公司的哲学。

我的工作是继续以这种方式引导我们,因为很多时候你虽然拥有了所有这些伟大的价值观,但它们并不能保持长久。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如何扩张、我们如何可持续发展、我们如何才能在成为一家拥有数十年历史的规模企业的同时仍然有充足的理由在晚上睡觉并让人们仍然为我们感到兴奋而且为了达到这一规模我们没有放弃一切,所有的这些问题这将成为我们的挑战。而我一直在坚持不懈地检查我们正在做什么以及我们为什么这样做,因为我们是宇宙中最后一家成长到一定规模后仍能保持独立的公司。

AR,增强现实眼镜,ar眼镜

Hamilton:我认为这很重要,但是人们并没有意识到你所代表的是什么,所以这是我想要传达出去的东西,至少能更好的表达或更好地理解这一点。下面我想谈一谈我在第一届Oculus Connect上听到的评论。

Abovitz:我从未去过其中任何一次。

Hamilton:那时Magic Leap的一名员工也在第一届Oculus Connect上。我问他,你们公司现在在做什么?他没有告诉我任何事情,只说了“fxxking pixels”。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值得牢记的评价。

Abovitz:这有点奇怪,哈哈,我不知道谁在那里。

Hamilton:这是一个非常值得牢记的评价,我想知道这是否是公司内部的一种想法。

Abovitz:我会这样说的。我们不追逐屏幕上的像素数量。我对分辨率的看法是“视网膜上的角分(1角分是1度的1/60)是多少?” 视网膜上的一个角分应该是人类能够分辨细节时的平均数。现在我们大多数人都能够分辨出大小在一个角分左右的物体。

如果你是海豹突击队员看清物体需要的角分会小一些,如果你的视力越来越差,有些人会需要高达1.5,1.6角分才能清晰的分辨出物体,这是一个钟形曲线。所以你需要做的事情只是尽可能在任何大小和距离让物体的细节接近一个角分。但是当你思考将屏幕放在别人面前时,你思考的是像素、4K和8K,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心态。所以我们总是在想如何在一个完全不同的过程中以更加立体的方式获得视网膜每个角度的分辨率。这是一种不同的心态,可以让人们不再思考2D的屏幕而是思考别的方式。

Hamilton:好的。我希望能听到更多关于你们一直在进行研究的可变焦显示的评论。

AR,增强现实眼镜,ar眼镜

Abovitz:这可能是我们拥有的最大的知识产权组合之一。我将它们理解为'焦点区域',可变焦显示是另一种思考方式。就像你现在接收的光场有无数的光线,但是我们最初的理论是大脑并不能接收无限的光场信号,实际上会忽略其中的一部分。大脑的工作原理就是我们开始这项工作的理论基础。人类的大脑不需要光场信号的全部。因此物理上的纯粹的光场不是人类大脑所需要的。

我们一直在追寻的问题其实是人类的大脑到底需要什么才能做到生理上的准确?而这本身就是一项非常困难的工作,但这比试图找出能完美模拟光场的纯物理解决方案更容易,我们认为人类大脑永远不需要完整的光场,像蝙蝠、猫和狗都只获取了完整光场信号中的不同部分。所以我们在ML1上追求的是“生理上的安全”,然后随着我们不断变得更好,比如ML1.x、ML2的发布,我们将继续研究如何将它改进到更接近我们大脑的真正的工作方式。所以我们在某种层面上其实是在寻求对大脑的研究,而不是物理方面对光场的研究。

来源:87870 作者:Roger 2018-10-12

Roger

文章:186篇 阅读:1498793

关注

热爱VR/AR行业,希望能给大家带来更多有趣有深度的文章

  • 收藏

  • 点赞

  • 转发

如果您也认同,打赏支持下作者吧

打赏
0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