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柏林闪电战》丨从另一个角度窥见真实

《1943:柏林闪电战》丨从另一个角度窥见真实

87观点VR电影

BBC还是没有令人失望

对于现在的VR受众来说,“虚拟现实”或者说“VR”的标签往往伴随着娱乐、轻松、探索、科技感等正面感受。观众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有一天,有一个VR体验会带着遥远的残酷和撕裂,以一种异常平静的方式出现在他们面前。

对于我来讲,这扑面而来的、未可知的全新VR体验就是由BBC出品的《1943年:柏林闪电战》。该体验2018年10月4日登陆Steam,是由BBC北爱尔兰公司和沉浸式VR教育Titanic VR联合创作,为了庆祝英国皇家空军成立100周年。

故事的全新讲述方式

在体验的最初,观众被置放于停机坪中,泛黄的色调,老式的厂房,似乎都在告诉我们这个故事来自于从前。

随后观众就上了飞机,站在BBC战地记者Wynford Vaughan Thomas的角度,体验二战最激烈的场景。上飞机之后的体验一共有四个部分,完全跟随Wynford Vaughan Thomas所经历的最真实的录音打造。这四个部分分别为:北海(North Sea)、荷兰阿尔克马尔(Alkmaar,Holland)、德国伍斯特尔马尔科(Wustermark,deutschlan),最终回到了北海。

也就是说,观众要作为在柏林进行轰炸袭击的机组人员的一部分进行体验。大多数情况下,我们身处的位置正好在飞机中间,方便跟踪正在发生的事情,通过真实的录音听到记者的谈话和评论,以了解目前的情况。

在这里,观众乘坐飞机,飞过原本是房屋和街道的一片火海。越来越多的炸弹以极高的频率落地,越来越多人和轰炸机被从天空,送入燃烧的炼狱。

除了采用真实的录音之外,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1943:柏林闪电战》以声音为主的表现形式。对于BBC来说,这几段录音也许是他们掌握的当时唯一的资料,如何将其以更加丰富的形式展现出来是他们必须要面对的问题。我不得不说,他们很精明。

我们都知道,在观影过程中,往往是画面占绝对主导地位——这甚至让很多人忽略了声音的作用。实际上,在声音出现在电影中以后,一些声音可以在观众脑海中构成一定的想象画面,也就是说,声音可以作为独立的信息被输入观众的脑海,由观众主观转换为头脑中想象的影像。

而在《1943:柏林闪电战》中,声音的作用和特质被无限放大。首先,不可忽略的就是,声音在这里成为了主角,由它来掌控整个故事。其次,这一段录音带着无论怎样的高科技都没办法模仿的年代感,轻而易举地塑造了无可替代的沉浸式体验。

《1943年:柏林闪电战》的另一方面,则是利用VR为BBC的古老资料注入了新的活力。新闻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最激烈的时候记录下来的东西,在新世纪里散发出它独特的能量。BBC VR中心负责人齐拉·沃森(Zillah Watson)说:“这真的让人感觉皇家空军和BBC的战地记者当时是多么的勇敢,也为我们的同事今天在危险情况下报道新闻时所面临的威胁提供了新的帮助。”

战争是不值得美化的残酷

在回程的航班上,机组人员同意了英国士兵的请求,观众的世界里响起了哀伤的音乐。

影片结束时,BBC用一贯的冷静和残酷讲述了4个事实:有22名兰开斯特轰炸机队员没能活着回来;工业区和居民区受到重创,死伤无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分配给轰炸机指挥的125000名机组人员,将近有一半失去了生命;除了“F for Freddie”之外,所有人都在战争中幸存下来。

也许我们离二战太过遥远,很难产生共情。但是,最后这个场景还是表明,那些燃烧的炮弹、死伤的数字和伤痕累累的土地,还是给全人类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时至今日,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一些人仍然充满着对战争的热情,甚至是渴望。我们不去谈论战争到底有多么残酷,人类的过去到底经历过多少伤痛,事实上,在这个地球上生活300万年的人类,经历过的伤痛和残酷数不胜数,我们永远在战斗。

但是要明白一点,无论是人与自然的抗争还是人与人的战争,更多是为了让人类更加了解自己,而不是对某段战争史念念不忘,因为战争是永远不值得美化的残酷。就像托尔斯泰所写的那样:“If there was no suffering, man would not know his limits, would not know himself.”(没有痛苦,人就不会了解他的局限,也不会了解自己。)

来源:87870 作者:来福特别瘦 2018-10-10

来福特别瘦

文章:359篇 阅读:4976275

关注

很少笑吃全麦的面包

  • 收藏

  • 点赞

  • 转发

如果您也认同,打赏支持下作者吧

打赏
0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