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数字王国CEO谢安:“虚拟人”技术背后的商业和伦理问题

专访数字王国CEO谢安:“虚拟人”技术背后的商业和伦理问题

87专访数字王国虚拟人

酷炫吊炸天的“虚拟人”技术可能改变社交媒体,但背后的伦理问题更值得深思。

本周三,老牌特效公司数字王国(Digital Domain)在他们的2018战略发布会上首次向外界介绍了“虚拟人”技术,以及数字王国在这项技术上的商业布局。

发布会现场,数字王国“请”出了全新打造的数字替身Lydia(数字替身的概念可以参考一下初音未来),多位明星也以虚拟人的方式“降临”现场,包括数字王国大中华区主席谢霆锋、林心如、王伟忠,甚至还有已经过世的亚洲歌后邓丽君。更加神奇的是,数字王国CEO兼执行董事谢安在现场与这些“虚拟人”对话互动,肉眼甚至难以分辨谢安与虚拟人的区别。(延伸阅读:数字王国“绿洲”2018战略发布会

一方面,数字王国展示的以假乱真的“虚拟人”技术令人惊叹;另一反面,这种新技术背后带来的伦理和隐私安全上的问题也同样值得担忧。

会后,谢安接受了87870在内的十几家媒体的采访。介绍了“虚拟人”技术以及与美图合作的更多细节,同时也回应了媒体对于隐私和安全问题的担忧。谢安和在场的记者们探讨了这项技术可能引发的种种伦理问题,以及数字王国在这方面的考量。

数字王国CEO兼执行董事谢安

什么是“虚拟人”

简单来说,“虚拟人”技术是利用电脑三维动画(CGI)和全息影像技术,把虚拟的3D形象在影视作品或者真实的舞台上呈现出来的一种数字技术。

“虚拟人”从上世纪就开始用于影视领域:《返老还童》、《创:战纪》、《美女与野兽》,以及《复仇者联盟3》都使用了这项技术。而随着的技术的进步,虚拟人的应用也更加广泛。2013年9月,周杰伦2013“魔天伦”世界巡回演唱会上,数字王国就用这项技术“复活”了邓丽君,并让传奇歌后登台与周董合唱。

谢安把“虚拟人”分成了三类:在世Living、传奇Legend、创造Creation。

谢安介绍“虚拟人”

“在世”指的就是真人,可以是家喻户晓的明星或者路边的普通人。这项技术不是简单的制作一个与真人一模一样的虚拟人,甚至可以基于一个人的身体数据,模拟出年轻和年老之后的状态。谢安介绍,在拍摄电影《返老还童》时,特效师对主演男主角本杰明·巴顿的布拉德·皮特进行了仔细的全身扫描,从而可以让他在影片中以各个年龄段的样貌出演。

“邓丽君”现身数字王国发布会

“传奇”指的是已经过世的人,也就是让死者的样貌在舞台和电影上重现。这里最典型的的例子就是数字王国技术支持的“邓丽君”演唱会。

谢安和Lydia

“创造”则是无中生有,完全使用CG技术创造出一个新的“虚拟人”。《复仇者联盟3》中登场的灭霸就是由这种技术创造,发布会上与现场嘉宾互动的“Lydia”也是如此。未来“虚拟人”在VR/AR和全息技术的加持下,更多像“初音未来”这样的虚拟偶像将出现在虚拟和现实世界的夹缝之间,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虚拟人”如何商业化

对于虚拟人技术未来如何商业化,数字王国没有在发布会上公布太多具体的实施细节,但我们可以从数字王国与美图的合作中“窥得一豹”。

美图公司以美图软件起家,最近几年推出了自己的智能手机产品,开始向智能硬件领域拓展。但最近遇到了发展的瓶颈,从美图公布的2018年中期财报来看,旗下产品合并的活跃用户数从2017年12月的4.158亿下降至3.499亿。究其原因,起步太晚的智能手机业务错过了行业的窗口期,而原有的美图、美拍、美辅产品,又遇到了来自抖音这样的短视频产品的冲击。

遇到瓶颈,美图的选择是转型社交媒体,但如果只是将修图工具“转型”为一个用户互相浏览照片的平台,社交场景的匮乏决定了发展的潜力有限。而与数字王国的合作,则为美图的社交平台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

采访中,谢安稍稍透露了与美图的合作细节:“事实上,我希望我们推出产品的时候,我在更多地跟各位分享。但是今天我们隆重地宣布一件事情,确实是我们要打造出一个虚拟社交平台。

“这个虚拟社交平台会有大量的虚拟的人参与,包括传奇明星、现代明星和完全不存在的明星。第一步我们可能还是以活着的明星为主。我希望在不久的未来你们可以看到我们的平台里,有不同的明星们,明星跟明星之间换形象,在美图的平台上调侃自己。另外就是我们很快要推出的下一个阶段,就是数字王国跟美图去推出一个虚拟明星,请允许我卖个关子,既然是虚拟明星,我希望它保持一点神秘性。”

在网络社交平台“换脸”并不鲜见,很多人的微信和QQ账号都会使用明星或者爱宠的头像。而虚拟人技术则可以把未来人们在虚拟世界的身份标识,从2D的图片升级成为3D的替身(Avatar,人与人在网络平台上的社交方式,也很有可能迎来极大的改变。

而除了社交平台之外,虚拟人技术在很多其他的领域也有非常大的发展前景。谢安介绍:“比如我们看到的世像传媒的何总在台上说,让虚拟人大量地投入演艺界,就可以解决明星片酬的问题。现在的很多小鲜肉演技又不是特别好,而虚拟人要多帅我们给你多帅,年纪自己选择,几块肌你自己选择,永远不会变老。我们的技术可以没有任何壁垒地很轻松地做了出来。”

“但是问题在于,就是因为这种东西在全球没有出现过,所以你怎么避免一些不需要的麻烦?”

不能忽视的隐私问题

技术的变迁会带来变革,但在这之前,往往会先对社交的伦理道德带来冲击。

很多都有过遇到“电信诈骗”的经历,这个时候很多人会选择视频通话的方式来识破。但是如果虚拟人技术进入消费市场,诈骗犯直接换成了自家孩子的样貌,甚至模拟出他们的声音,说自己出事了要转账几万块,家中的老父老母又能如何分辨?

对于虚拟人可能造成的一系列隐私问题,谢安很大方地承认确实存在。甚至表示,数字王国最初计划先在欧美市场推广“虚拟人”,但在对于隐私问题非常敏感的欧美国家遇到了非常大的阻力。所以才选择首先在新技术接受度更高,隐私问题相对没有那么敏感的中国消费市场推行。而即使在中国,他们也是小心翼翼,并没有一口气把技术放开,而是在小范围尝试。

谢安介绍了数字王国在虚拟人技术上的一些隐私保护工作,首当其中的就是虚拟人的肖像权问题:“虚拟人在很多国家的法律上还处于灰色的地带,比如周杰伦的照片属于肖像权的问题,但没有法律规定周杰伦的虚拟人。今天数字王国的喜在于我们做的是一件领先全世界的事情,忧的地方是这套技术决不能流露在坏人手里。所以我们公司有自己非常严格的风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拥有这么多明星的虚拟人,却非常谨慎。”

他以邓丽君为例:“我们把邓丽君小姐复活了,即便法律上并没有所谓的虚拟人的肖像权,可是我们非常有诚意地还是跟邓丽君的家人签了一个十年的合约,确保我们在做每一件邓丽君的事情的时候,都会有他们的认可,还有利润的分成。”

相比于相关法律的不完善,虚拟人技术滥用的危害更需要警惕。谢安举例:”比如使用明星换脸,如何去控制人们不去用明星的虚拟形象做一些伤害形象的事情?包括我们跟美图合作了,我们要做出一个完全崭新的虚拟人,你要如何让消费者在未来的世界里不要带上这个虚拟人面具做一些他不该做的事情,甚至是犯罪。”

“所以对于虚拟人技术,我们花了一年的时间,花了很高的成本,在法律上,在心理上,在哲学上,跟技术上,去计算这样的东西出来以后会不会给市场带来一个负面的影响。”谢安总结道。

“我们做虚拟人要不就是震惊世界,改变世界的潮流,要不一出来就被大家封杀。”

来源:87870 作者:Sin 2018-08-24

大王

文章:150篇 阅读:3648191

关注

Call Me Driver.

  • 收藏

  • 点赞

  • 转发

如果您也认同,打赏支持下作者吧

打赏
0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