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玩家一号》最新的预告片,这部电影的基调可见一斑

看过《玩家一号》最新的预告片,这部电影的基调可见一斑

87观点VR电影

对于原著的Fans来说,这部电影不一定符合他们的期待;但对于游戏玩家来说,这部电影无疑值得一看。

2018年2月15日,情人节的第二天,华纳放出了《玩家一号》的最新一部预告片——《READY PLAYER ONE - Come With Me》。

和之前的几部官方预告一样,在很短的时间内,这部全长不到两分钟的短片就获得了上百万的点击播放量,相关的Reaction和Review在Youtube上更是不胜枚举。和以往一样,对于大多数关心“斯皮尔伯格这次表现如何”的观众来说,这部预告片展示的内容让大多数人非常满意:从紧张刺激的追车爆炸到细节满满的噱头彩蛋,许多一闪而过的画面都让看出个中端倪的观众大呼过瘾——一言以蔽之,以铺垫预热的电影宣传片标准来看,《Come With Me》无疑是非常成功的。

然而,尽管在视觉效果方面堪称引人入胜,但对于那些熟悉原著小说的读者观众来说,喝彩叫好之余,电影版《玩家一号》到目前为止的一系列预告片总感觉与我们的预期有些差距,看过《Come With Me》之后,这种感觉更是尤为强烈——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今天就让我们来探讨一番吧:

情怀依旧,Retro难存

但凡是读过小说版《玩家一号》的朋友都清楚,在原著故事当中,在铁锈带长大的男一号韦德·沃兹是个如假包换的死肥宅,除了车载斗量的20世纪后半叶流行文化知识噱头之外,这个一穷二白的书呆子基本上一无是处——而这正是他乃至《玩家一号》这本小说得到西方各路死宅青睐的真正原因。在小说原著当中,韦德·沃兹之所以可以一路通关拿到三把钥匙解开所有谜题成为最后的赢家,依靠的全然不是动作英雄的矫健身手,而是如假包换的高端玩家基本功:

我突然意识到这一幕该有多荒唐:一个披盔戴甲的战士和半神巫妖共处一室,两人还在一起玩街机。《重金属》和《龙志》的封面也许都没用过这么超现实的画面。

这是小说当中韦德·沃兹攻破第一道难关——也就是赢得黄铜钥匙——的原文段落。而在接下来的章节中,这位主角经历的所有攻关环节基本都是这个调调。

尽管对于游戏玩家——也就是《玩家一号》小说版的主力读者群体——来说,这种情节安排显然会让他们笑逐颜开,但对于数量更庞大的电影观众来说,这番情节中扑面而来的Geek或曰Nerd气息只会让他们莫名其妙:正因如此,《玩家一号》的电影版预告片中,“荒唐一幕”才会被这种画面取而代之:

精彩,刺激,但小说原作并未提及的赛车追逐画面。

更让原作爱好者面面相觑的是,小说当中那些建立在Retro游戏和电影之上、复古气息十足的闯关画面在电影预告片当中几乎是荡然无存——没错,我知道你们都看到了一大群游戏角色在各种场景当中跑来跑去,但平心而论,这种嘉年华式的大乱斗在原作中基本上只在决战环节才算成型,再加上之前的竞速画面……斯皮尔伯格究竟会如何安排这次的电影情节,说实话,目前放出的预告片并不见得能让原著爱好者完全放心。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玩家一号》的小说原作者恩斯特·克莱恩也参与了电影版的创作;但是,面对自己的偶像,这位创作出版经验并不丰富的作家究竟会如何看待自己的原则立场?那恐怕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我们需要这样的VR印象?

倘若让我评选小说版《玩家一号》最精彩的桥段,那么毋庸置疑,位列榜首的势必会是全书第19章介绍韦德·沃兹的公寓——也就是个人VR体验室——的大段大段描述内容:

房间本身并不怎么好看,不过没关系,反正我也基本不正眼看它。这里实际上是个正方形,长、宽、高都是十米。墙上嵌着一体卫浴室,对面则是厨房。因为一直吃速冻食品或者快餐,我从没在厨房煮过任何东西。微波炉大概是房间里我唯一用过的日常电子产品。

房间剩下的部分都被绿洲拟真体感设备所占据。我花掉了每一分闲钱用以升级设备,只求它更新、更快、功能更多。

——简单来说,凭借《绿洲》的哈利迪彩蛋竞赛掘出第一桶金之后,韦德·沃兹毫不犹豫地用这笔钱租下了一套公寓并且大兴土木创造了自己心目中的VR体验室,然后从此过上了足不出户沉迷《绿洲》继续寻找彩蛋的生活。显而易见,在常人眼中,这种行为已经彻底超脱了常理进入了“不可理喻”的境界——然而若非如此,《绿洲》与虚拟现实的魅力又该如何呈现呢?

更何况,身为当事人的韦德·沃兹,以及站在主角背后的作者恩斯特·克莱恩,对于这种“与世隔绝”的深度沉浸VR体验,实际表现出的态度同样不是纯粹的“认可”那么单纯:

穿好衣服后,我命令触觉椅伸展开来。接着我停下来看了眼体感装备,刚买到这些高科技硬件的时候,我甚是骄傲。但现在我觉得真相不过如此:这些东西只是一套精致的感觉设备,它们能把我送进根本不存在的世界。它的每一种功能都在帮助我自我囚禁。

站在这里,站在这狭窄的单人公寓里,我无法逃避现实。在现实世界里,我只不过是一个反社会者,一个逃避现实的人,一个肤色苍白的流行文化狂热技术迷,一个恐旷症患者。我没有朋友,没有家人,没有真正的人际关系。我只不过是个集伤心、失落、孤独于一身,沉溺在电子游戏里的宅男罢了。

但在《绿洲》里,我是伟大的帕西法尔,世界最著名的猎手。无数人问我索要签名,我的粉丝俱乐部两只手都数不过来。我走到哪里都会被人认出(不过只是在我想被人认出的时候)。无数人对我崇拜有加,他们找我代言产品,邀我参加世界上最豪华的派对。我可以随意进出所有最豪华的俱乐部。我是流行文化的标志,虚拟世界的巨星。还有,在猎手圈子里,我就是传奇本身。没错,我就是神。

尽管看似不如寻找《绿洲》彩蛋这条主线那么显眼,但留心一下原书的细节就不难发现,这种“虚拟还是现实”的纠结与彷徨,同样也是《玩家一号》重要的内容主题。

然而,在电影版的《玩家一号》预告片中,我们看到的却是这种东西:

好吧,我承认没必要在预告片中放出所有正片的爆点,我同样承认这个镜头剪辑可以让人直观地感受到“沉迷VR的玩家揭竿而起在现实中奋战”的意味,但就虚拟现实定义本身来说,这种“直接在现实环境中展开行动”的意味难道不是与Virtual Reality这个概念背道而驰吗?

如果说“情怀”还可以有“原作者把关”这道保险,那么很遗憾,至少在预告片当中,“展现VR技术真正魅力”这个重点环节确实出现了明显的纰漏,这就是我的观点。

值不值得看?

《玩家一号》能够从小说改编成电影,确实可以称得上是颇具传奇色彩的一桩奇事;但是,这次电影化究竟可以满足从原著爱好者到游戏玩家再到电影关注的需求进而将VR这个概念推向大众,还是在各方的期待之间摇摆不定难以取舍最终落得不伦不类草草收场,以目前的状况来看,局势似乎颇为微妙——保持期待是完全合理的,但与此同时,在心底保留一份Plan B预期同样也是明智的。

不管怎么说,还有一个月这部电影就要和大家见面了,让我们到时候走着瞧吧。

来源:87870 作者:坏香橙 2018-02-25

坏香橙

文章:914篇 阅读:20785239

关注

在一个欺骗的时代,说真话是一种革命行为。

  • 收藏

  • 点赞

  • 转发

如果您也认同,打赏支持下作者吧

打赏
0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