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 2018落幕,VR凉了吗

CES 2018落幕,VR凉了吗

展会CES 201887观点

虚拟现实行业能有如今的境遇,固然是多方问题交织影响的结果,但至少从现在开始挽回还来得及。


看到这个标题点进来的朋友,想必都知道这篇文章要说什么了吧。


没错,和以往的CES展会相比,刚刚结束的2018这一届上VR(乃至AR和MR)的声音相较往年似乎要小了许多,足够引人瞩目或者至少令人眼前一亮的热点更是寥寥无几——尽管不少参展厂商很努力地拿出了参数性能确实有所提升的新品,但“惊喜”已经变成了不折不扣的稀缺资源,“所以说,VR凉了呀。”


那么,这句话靠谱吗?


那份往昔


是什么水泥合金的怪物敲开了他们的头骨吃掉了他们的头脑和想象?

——艾伦·金斯堡,《嚎叫》



如果让我们把镜头从时间轴上向前回溯……不用太久,来到2016这个“VR元年”的时代,我们会发现,那个时候的VR行业氛围,与如今的基调可谓是天差地别。


在那个时候,高端VR设备依旧是一货难求的稀罕玩意,中低端市场上手机VR盒子依旧卖得如火如荼;尽管依旧处于起步阶段,但太多人已经开始畅想VR在各行各业的运用——从最基本的游戏娱乐、工业设计和教育培训,到医护诊疗、远程办公和社交服务,甚至连导航、健身和餐饮等项目都被当时的圈里人尝试过“VR+”一下——倘若你和我一样没少跑过2016年的VR行业各种展会峰会发布会,那么当时圈里的脑洞奇想有多大,诸位想必还有印象吧。


当然,之后发生的事我们都知道,这份繁荣的泡沫并没有持续太久,2016年年中的“美国军方专家不看好VR”算是个引爆点,随后到了年底,暴风魔镜的裁员风波彻底敲响了VR行业泡沫的警钟——这份颓势一直延续到2017年,整整一年的时间内,这个圈子的主流自媒体舆论基调几乎都是在唱衰VR,然而,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野蛮生长时期的泡沫破掉之后,发展基调重归平顺,这种正弦曲线式的发展路径,但凡是对科技投行有所了解的朋友肯定都不会陌生——远的不提,看看2017年如火如荼的“共享经济”如今留下的一地鸡毛,看看诸如共享女友、共享板凳乃至共享PC等等让人啼笑皆非的伪命题产物,过去几年VR行业所经历的一切并没什么好意外的,不是吗?


——然而,对于某些好不容易搭上风口刚起飞的VR舆论圈“话事人”来说,这个结果显然无法接受。


那份现状


邻居们站在他的周围,摇着头。他们明白,这样的结局是注定的。

对于敢于离开山脚的人,等待他的是屈服和失败。

在村子的一角,守旧老人们摇着头,低声倾吐着恶狠狠的词句。

他们并不是天性残忍,但律法毕竟是律法。他违背了守旧老人的意愿,犯了弥天大罪。

他的伤一旦治愈,就必须接受审判。

——亨德里克·房龙,《宽容》



打开2017年的VR舆论圈,我们总能看到这种标题:


《虚拟现实发展遇冷,X大问题阻碍发展》


点击进入。通常来说,我们能够看到的不外乎是这些高论:


“VR头显价格昂贵!”


“VR头显过于沉重!”


“VR头显佩戴眩晕!”


“VR内容缺乏大作!”


疏漏在所难免。但就整体而言,这些言论基本可以视作2017年VR舆论圈里某些指点行业江山的雄文主旨。


一言以蔽之,这些论调都是废话。


具体一点来说,这些废话基本上可以分为两个类别:


1.早已过时的陈词滥调


这个分类下的代表无疑是“价格昂贵”和“缺乏大作”这两个与用户购买意向直接关联的要点——放在2016年,“VR头显价格高昂”绝对属实,毕竟在那个时候千呼万唤始出来的Oculus Touch加上Oculus Rift的最终价格要比一整套HTC Vive更贵,这还不算配套PC的投入成本,但2017年的情况又如何呢?


事实便是,到了2017年,Oculus Rift捆绑Touch控制器的套装以跳水的架势直线下调,加之上市初期饱受诟病的产能供应不再是问题,整体销量与口碑相比2016年有了很大的提升;而在另一方面,面对竞争对手的降价促销,HTC Vive终于也放下了矜持的姿态放低了价格,同时赶在黑五特卖档期登场的微软MR更是凭借一连串促销成功吸引了不少持币观望者的目光;至于“高端配置的PC”,让我开门见山地说吧,还记得“吃鸡”拉动的那一波PC硬件升级潮流么?至少能够驱动VR的高端显卡这次可真不是什么发烧尖货了。


硬件如此,经历过2017年第四季度的新作浪潮之后,软件方面的“缺乏大作”又该如何评价,想必也已经无需我多说了——顺带一提,即便是在之前,武断地表示“VR缺乏大作”也是完全不科学的,事实上这个平台从一开始就不乏面向核心玩家的硬核游戏,只不过那些完全不玩游戏的VR舆论圈“业内”全然不知它们存在于世而已。


2.主观臆断的片面之词


让我再来直截了当说个结论吧——诸如“VR沉重”“VR眩晕”一类的评价,确凿无误与纯属臆断的比率保守估计也在三七开的程度上。没错,作为初代产品,当前市面上的VR头显人体工学设计确实要比手机和智能平板这些成熟的设备逊色不少,但只要亲自上手耐心摸索一番,稍有3C产品使用经验的用户很快就能找到正确的打开方式从而提高体验质量,但问题是,为什么我们很少在VR舆论圈发布的文章中看到类似的经验之谈呢?


答案其实比我们想象得更简单——尽管自诩为“圈里人”,但国内VR舆论圈当中真正的VR用户和爱好者,数量比例远没有我们预期的那么高。


只要看一眼在2016乃至2017众多VR展会场外的体验区,看看某些挂着“媒体”吊牌戴上头显的体验者有多少连手柄的扳机键都摸不准,看看他们在全景视野中面对交互有多无助,任何人都能明白这些“圈里人”的经验到底有多少——正因如此,他们才会对每周在各大平台发布的VR新作和折扣福利漠不关心,才会对国外媒体相关的推荐榜单顶礼膜拜,才会对国外媒体的一言一行全盘接受不做任何思考就来引入国内——看看我们身边的VR舆论圈,这种应声虫传声筒式的例子难道还少吗?


一边抱怨这个行业沉疴难起“行将就木”,一边没有丝毫付诸实践分析研究问题所在的行动和意愿,这就是2017年国内VR舆论圈的“主流基调”。中国的虚拟现实产业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究竟是谁的问题,又是谁的责任?结论一言难尽,但我相信大家心中自有答案。


那份现实


我正变成死亡,世界的毁灭者。

——罗伯特·奥本海默,目睹曼哈顿计划成功后的感言。



“没错……这就是VR的魅力,这就是未来。”


2016年8月,某个闷热的周六傍晚,看看列表上所剩无几的标题,我点开了SteamVR内容库里的一个新标题,戴上了头显。


随后,脱口而出的便是上面的那句感慨。


在正式下水沉浸VR之前,平心而论,关于这项技术的潜力我的印象依旧停留在“身临其境的第一人称射击”“身临其境的第一人称动作”乃至“身临其境的第一人称解谜”层面上,于是,面对这个始料未及呈现在眼前的画面,片刻的思维空白之后,我的灵魂被彻底震撼了。


就在我的面前,近在咫尺的位置上,一颗浅蓝色的行星平静地漂浮在宽广但并不黑暗的背景中。放眼远眺,目力所及之处,无垠的星空覆盖了每一寸视野。


这,就是《Universe Sandbox ²》带给我的第一印象。


当然,如果仅仅是凝望家园的话,这份震撼想必是难以持久;但是,就在片刻之后,摸索出基本操作的我在面前的星空中成功添加了两枚太阳,在强大引力的作用下,这两颗巨大的恒星毫无悬念地对撞在了一起——伴随着耀眼的频闪,淡蓝色的喷发星云转瞬之间取代了辽远的星空,宏伟的BGM恰如其分地响起,为这片毁天灭地的绝景平添了一片壮阔而残酷的诗意——


“漫天奇光异彩,犹如圣灵逞威;只有千只太阳,始能与它争辉。”


就在这一刻,我完全忘记了那个戴着VR头显站在昌平区小公寓客厅里的自己;就在这一刻,我就是死亡与毁灭的见证人。


在此之后,尽管经历了许许多多的风雨,每当看到了VR行业舆论圈中那些充满偏见的言论,我都会回想起2016年8月那个酷热的星期六午后,那场经历过创造与毁灭的奇妙体验。


我们需要见证,需要亲历,需要身心沉浸深入体验,由此才能真正理解虚拟现实技术的意义,不是吗?


实际上,尽管看上去已经偏离了CES新闻报道的焦点,但VR技术本身的发展依旧是有目共睹:正如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到的,虽然HTC Vive Pro的分辨率提升看似幅度不大,但这个新参数已经足以让我们在VR视野中更轻松地阅读文字——倘若直到现在依旧无法理解这项功能的价值所在,不妨结合一下上周的Virtual Desktop Dash功能报道,我相信大家都能理解下面这个现实:


由此一来,Steam平台上那超过2000款的VR游戏,每一款都可以视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VR幻境——我们能够体验到的乐趣不再仅仅是开发者预设的内容套路,我们完全可以找到自己中意的风景,利用Dash功能打开连通我们自己桌面的窗口,像在自己家里使用PC一样渡过一段愉快的时光——那些场景制作精美但内容空洞无物饱受恶评的VR应用(以IKEA VR Experience为代表)这下总算有了用武之地,对不对?


这仅仅是个切面。事实上,如果我们愿意去发掘的话,过去两年中VR领域不乏创意但未能得到宣传介绍最终蒙尘的例子还有很多,只要我们愿意去真正动手,这个行业的真正潜力要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期。好了,抬头看看标题,我相信很多朋友已经找到答案了:


——VR凉了吗?


——散去的只是虚火而已,我们完全可以自己动手让它真正Cool起来,相信我。


来源:87870 作者:坏香橙 2018-01-15

坏香橙

文章:526篇 阅读:7737375

关注

在一个欺骗的时代,说真话是一种革命行为。

  • 收藏

  • 点赞

  • 转发

如果您也认同,打赏支持下作者吧

打赏
0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