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影院:有失望,亦有希望

VR影院:有失望,亦有希望

VR电影87观点

最近几个月,多个巨头力推的VR影院,到底靠不靠谱?87870实地探访了国美VR影院、Soreal超体空间,采访了包括HTC VIVE汪丛青、悦诚科技顾斌在内的数位行业大佬,深度解读VR影院的前景如何。


“来之前本来想买个VR设备,体验完有点让人失望,还是再观望一下吧……”


在王府井Soreal超体空间旁边的咖啡厅中,刚玩遍Soreal的市民李先生告诉87君。


“我是在Mars App中了解到Soreal,因为很早就知道VR,一直没有体验,这次便买了通票。通票除了《星际方舟》只能玩一次,其他均可无限次玩。”


李先生玩了两个半小时,认为《英雄萨姆》最好玩,但是觉得很多游戏类型相似,都是射击。第一次玩会感觉很好玩,很刺激,但玩多了就没意思了。


他本来想买一台VR头显,但是体验完之后,觉得内容有点糟糕,有些游戏还有些眩晕,于是决定不买了。


一个用户带着期望而来,带着失望而去。对于刚刚起步的VR影院来说,需要探索的东西还有很多。


汪丛青


丨轻在交互,重在社交


HTC VIVE的中国区总经理汪丛青,一向是国内VR行业的“风向标”,从今年六月份的MWC Asia开始,他已经在多个场合的演讲、媒体群访中为“VR影院”背书。


汪丛青告诉87870,他对VR影院的定义是:专注于提供轻互动的内容及360°视频体验,同时提供轻互动的座椅以营造更强的沉浸感。


对于VR影院和VR体验店、VR主题公园的区别是什么。汪丛青认为:“VR线下体验店以游戏为主,可以实现大范围的移动追踪和空间定位体验,同时可以搭配其它很多游戏配件,享受更丰富的乐趣。主题公园通常规模非常大,包含很多驾驶、骑行等运动体验,一部分空间追踪定位式的内容体验,以及部分团体娱乐项目。”


“相比之下,VR影院体验更加方便。”所以汪丛青非常看好VR影院的整体发展。“我相信VR影院可以吸引更广泛的用户群体,减少他们获得高品质VR体验的障碍。我相信,一旦用户使用高端VR系统体验了高品质VR内容,他们必将意犹未尽,想要再次体验。”


对于VR影院的潜在用户群体,汪丛青认为会与传统电影院的观众非常类似,“最开始可能是更年轻、对科技感兴趣的用户,但随着时间推移,一家人可能会一起去享受娱乐,情侣们可能会去VR影院约会,朋友们会把VR影院作为餐前或餐后的社交活动场所。”


顾斌


自称开设了“全球第一家专业VR影院”,前央视主持人、悦诚科技创始人顾斌所持的观点基本一致。不过他认为,VR因为观影形式的特点,其社交的属性与传统影院并不相同。


“VR电影需要观众戴上头显设备观看,你和你的朋友坐在一起,做的却不是同一件事。从天性上来说,这不符合人们社交的习惯。”顾斌很清楚,目前VR的优势在于沉浸式的体验,而非体验者之间的互动。但对于一个线下娱乐场所来说,社交又是必不可少的属性,所以悦诚科技分析了人们的体验流程之后,尝试挖掘出新的社交场景。


“现在,一部VR影片的体验时长一般在10-15分钟,观众来到VR影院,不可能只体验十几分钟,所以他们往往要体验好几个影片。而在体验的间歇期,他们需要一个交流、休息的场所。”


出于这种考虑,悦诚科技开设的第一家VR影院,设置了一个简洁而精致的休息区,希望通过构建“体验-交流-再体验”的循环,同时满足用户对于“VR体验”和“社交”的需求。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顾斌如此自嘲:”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即使噎死了,也足以成为历史人物了。“


丨有失望,亦有希望


百闻不如一见,为了更直观的理解VR影院的概念,87君分别前往了悦诚VR影院和Soreal超体空间。


国美VR影院正面


悦诚VR影院位于国美大中电器马甸桥店,根据到店时间的不同,票价有39元、59元、79元三个档位。影院实行不限时制度,可以在整个VR影院体验所有内容,但每张票只可出入一次。


影院整体面积在300平米左右,结构上分为两部分,面积上大致各占一半。


前半部分是开放空间,主要是交流和休息区。这里摆放了四五套桌椅,观影前后可以在这里休息、交流,这块区域还有AR游戏区,有一些AR产品摆放在白色的圆柱形展示台上。


国美VR影院体验区


后半部分就是VR影院了。这里分成了两个体验区,一个是用Gear VR体验VR电影的区域,摆放着24个座椅,配备了Gear VR设备;另一个就是HTC Vive体验区,主要体验VR游戏。


悦诚科技每周更新5部VR影片、10个VR游戏供观众观看,87君用GearVR体验了三个VR影片,一共20分钟左右。相比传统影片,这种观影方式沉浸感更强,但不论设备的观影效果还是内容的吸引力,只能说差强人意,整体上还是跌破了87君作为专业观众事前的预期。


相比之下,名气更大的Soreal,带给87君的感受更是五味杂陈。


当红齐天旗下的SoReal超体空间位于北京王府井,占地3000平米。当红齐天集团及SoReal品牌联合创始人齐笑介绍,截至目前,SoReal的VR娱乐体验中心在王府井、三里屯等京城著名地标均设有门店。


本周二,87君前往了王府井的Soreal超体空间旗舰店,这里的价格从60元的体验项目到498元的套票都有。而在文章开篇,我们提到一名李姓的顾客买了498的通票体验了一圈之后略感不值。


Soreal


但是这个问题见仁见智,比如87君在Soreal里面的VR剧院,体验光和数字制作的《天空传奇》时,就被两个场景深深震撼:


第一个场景中飞机变成了战争的工具,炸弹在眼前爆炸,一座座建筑倒塌,婴儿哭声响在耳畔,让人思考历史和科技的意义。


第二个飞机飞入水帘洞,里面放置着曾经完成任务的被萤火虫包围着航天器。飞机向前驶去,航天器慢慢“远去”。我知道自己在VR中,但还是好几次要探过身去看即将“消失”的航天器。“东方红”回响在耳畔,历史在前进,曾经的航天器在后退。


体验时,动感座椅和人为的冷风使沉浸感变得更强,看到第二个场景时,甚至让87君感动地哭了。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体验都能如此震撼,87君第二个体验的《超时空探秘》,虽然可以在空间中走动,但是交互不多,内容略显单薄,与同伴的交流体验也不好。


顾斌看来,国美VR影院和Soreal的定位不尽相同。前者是提供一种“极致”的VR体验,后者则是提供社交体验——既了解VR,又喝了一杯咖啡。


丨赚口碑易,赚钱难


国美VR影院的穹顶


在前不久HTC VIVE举办的Hello VR沙龙上,顾斌分享,国美VR影院开业一个月以来,一共收入了不到1万块钱。对于一个仅装修费就投入200万的门店来说,这个收入实在不高。


“新事物初期的时候风险远远大于收入,短期内就是这个数字,做之前就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回国做这件事前,我也曾犹豫,一个老大哥告诉我,如果这事好干,哪还轮得到你,BAT早就做完了。而这,坚定了我做下去的决心。”


但是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并没有解决,首当其冲的就是客流量的问题。


国美VR影院的工作人员告诉87870,平均下来每天进店的付费用户在10个左右。87君工作日晚上5点到的影院,当时里面只有2个人在玩游戏,而直到六点钟离开,后面没有人进来。


至于Soreal,店员表示周末节假日客流量达到每天四百至五百人,平时一二百人,下午和晚上人会比较多。87君到的时候顾客只有几个,不过考虑到是在周二的中午,而且刚刚开学,也可以理解。


而且,一个品牌的第一家门店,有着较强的示范效应,更容易吸引客流。当这一模式被快速复制,门店增多,商业模型面临着快速恶化的风险。就像在旅游景点开酒店,第一家酒店自然赚得盆满钵满,当开到第10家,第100家的时候,客流分散,平均收益自然也会摊薄。


而VR影院的模式想要爆发,少不了资本的推动,这就需要资本能看到潜在的收益,新增VR影院要有利可图。


对此,汪丛青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悦城科技仍在开拓自己的商业模式。尽管当前的售票模式不足以维持其长久的发展,但我相信,他们肯定会找到新的方法来平衡成本和收入。”


“每一家VR影院都必须找到经济有效的方法来吸引观众并降低运营成本。通过学习日本和台湾地区的连锁影院的成功经验,一定可以找到成功的方法。VR影院也一定会像电影院一样,成为广大消费者的重要娱乐场所。对于所有影院经营者来说,服务和内容质量至关重要。只有为用户提供了完美的初次体验,用户才会在未来不断地再次体验。”


丨内容为王,社交为后


顾斌在三里屯VR天堂电影院门口


人们到电影院,首先是去看电影,然后才是去享受电影院的服务。


JAUNT中国CEO方淦认为,VR影院想要成功,内容上需要解决几个问题:”第一是要让线下的体验,与在家里的体验做出本质的不同,人们才有动力走进VR影院;第二是内容更新的速度,要能持续更新有吸引力的内容,而不是5分钟、10分钟短片,这不值得消费者为此付费。


当下,VR影院需要解决的头号问题就是内容,有吸引力,让用户感到惊艳的内容,是吸引用户前来的基础,也是划分VR影院与其他线下娱乐场所的“界碑”。


汪丛青认为,观众来到VR影院是为了享受电影故事或体验,所以并不需要高交互性的内容。在故事剧情发展中的光线调节或仅360°电影辅以根据剧情的光线变化,将足以使观众感到高兴。所以关键是内容/故事/体验质量,以及易于第一次使用VR的用户进行操作。


汪丛青没有去界定某一类型的体验,顾斌也认为在目前的阶段,应该把内容的选择权交给观众,多方尝试探索最适合观众的口味。


电视台出身的顾斌,2016年在美国第一次接触VR,就看到了这种新媒介蕴含的无限可能性:“在VR电影中,我们和导演都是平行的,导演选择了一个场景,我们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在这个场景和故事中,又是由我们来选择镜头在哪里。这无疑是一场跨时代的技术变革。”


除了在交互和体验上下文章,万代南宫梦VR Arcade的成功,指出了另一条重要的方向。万代的体验店中,有马里奥赛车VR、龙珠VR,各种耳熟能详的日本游戏、动漫IP,吸引了来自全球的“朝圣者”。而对于想要吸引更广泛的年轻群体的VR影院来说,引入一些高质量的IP,是吸引潜在受众走进VR影院的最佳选择。


好的内容是VR影院的基础,那么好的环境和服务,则是拔高VR影院逼格、吸引用户复购的关键。


悦诚科技在三里屯开设了自己的第二家VR影院,顾斌把它定位成“高端人士”的VR体验场所,包括导演陈可辛在内,很多影视行业的大佬都被顾斌请到这里初次接触VR。


87君体验《博士和万有引力的苹果》


在87君看来,与其说这是VR影院,更像是VR主题咖啡厅。这里有VR主题的食物和咖啡杯套,在角落里设置着VR电影体验区,87君在这里体验了日本团队制作的VR童话故事《博士和万有引力的苹果》。


体验完之后,三两个人,聊着刚刚看完的童话故事,吃着精致的食物,悠闲的渡过下午茶的时间,有一种身心完全放松的感觉。而这样的体验,想必任何人都会觉得物有所值,也愿意再带同伴前来,困扰线下体验店的复购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丨总结


此前的采访中,玖的VR的董事长梁应滔告诉87870,线下娱乐行业的发展,都会经历一个潜伏、迭代的时期,只要方向正确,成熟到一定地步,自然而然就会迎来爆发。


那么尚处于早期阶段的VR影院是否是一个正确的方向?不论汪丛青还是顾斌都是信心十足:“轻交互”、“泛娱乐”、“沉浸式体验”这些标签,都让VR影院看起来魅力十足。


这里87君不敢早下定论。VR影院无疑是一个有趣的方向,但是一个线下娱乐的业态想要爆发,需要太多的因素:资本的推动、舆论的关注、用户的喜好、成熟的商业模式、产业链上下游的支持……


从情感上来说,87君非常希望他们这个中国首创的“专业VR影院”能取得成功,顾斌分享的一位体验者的故事,引起了87君的共鸣:


“一位86岁的北大教授,从网上听到之后开车来体验。老科学家对新的科技有强烈的好奇心,当他听到这是中国做的全球第一家的VR电影院,非常的自豪。美国人有一篇文章,讲‘我们创造了这个世界’,他们创造了冰箱,创造了洗衣机,创造了电脑,创造了现代的生活方式!今天中国人,我们有这样的智力、财力和气魄,去做这个事情!


戏台已经搭好,戏子也已经就位。VR影院能否成功,半年后我们就能知道答案。


来源:87870 作者:Sin 2017-09-07

Sin

文章:301篇 阅读:712354

关注

1年VR行业“老司机”记者,性别男,爱好女(注:其中特别爱好二次元女)。主要致力于VR产业研究,包括但不限于创业者采访、VR初创公司报道、VR行业要闻采编。

  • 收藏

  • 点赞

  • 转发

如果您也认同,打赏支持下作者吧

打赏
0人打赏